9大煤制芳香烃示范项目为什么集体难产,地方意

在神华集团包头煤制烯烃实现商业化运营之后,国家决定在“十二五”期间对煤制烯烃项目进行升级示范,并制定出了《煤制烯烃升级示范项目表》,其中包含了9个煤制烯烃项目。

曾经沉寂一时的煤化工正在陕西、山西、内蒙古等煤炭省区悄悄扩容。

然而“十二五”即将结束,这9个项目现在还都没有开工建设,原本计划的开工、投产时间也一再推迟。

近日,陕西省发展改革委及相关项目单位公布数据显示,陕西省2019年续建和新开工重点项目中,投资额超过100亿元的煤化工项目总投资达1907.7亿元,2019年年度投资121.9亿元。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发现,除陕西外,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山西、内蒙古等煤炭省区均有煤化工项目开工,投资金额数千亿元。

华泓汇金平凉煤化工项目也是9大示范项目之一,其计划在甘肃投资251亿元,建设年产180吨甲醇和70万吨煤制烯烃项目。平凉华泓汇金煤化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为锋日前对话《中国经营报》记者,从一个从业者的专业角度对新型煤化工行业发展的发展现状和前景进行了探讨。

“如今,几乎每个月都有煤化工项目开工或者扩建的消息,而更多的煤化工项目亦在酝酿中。”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煤化工项目之所以能够重返风口或基于两方面原因,其一是因为近两年来国际原油价格正在逐渐回升;其二是因为环保部曾对煤化工的环评审批权开始下放,除煤制气、煤制油项目依然需要国务院审批外,煤制烯烃、煤制甲醇审批权下放至各个省,煤制乙二醇项目只需要报备。

煤化工政策涉嫌“摇摆不定”

然而,在煤炭大省热捧煤化工的同时,煤化工的经济性和环保风险依然存在争议。

《中国经营报》:国家为什么要对煤制烯烃项目进行升级示范,9大示范项目进展缓慢的原因是什么?

多个项目开闸

王为锋: 神华包头煤制烯烃项目是全球首套项目,在2006年就开始建设。这个项目主要起到技术示范的作用,当时环保部门并未对能效、耗水能指标作出明确要求。在“十二五”期间,国家开始要求煤制烯烃项目进行升级示范,并在内蒙古鄂尔多斯、黑龙江双鸭山、河南鹤壁、陕西榆林、甘肃平凉、青海海西州等地布了9个点。

有煤炭的地方就会有煤化工。

9个项目都承担了不同的示范任务。如甘肃平凉项目就承担了“高压水煤浆降压气化”“煤气化联合循环发电”“循环水闭式空冷”“废水零排放”四项技术的示范任务。

陕西省2019年续建和新开工重点项目中,投资额超过100亿元的煤化工项目总投资达1907.7亿元,其中,续建项目中延长中煤榆林煤油气资源综合利用一期填平补齐工程项目总投资144.1亿元,年度投资42亿元。

另外,升级示范项目,意味着要对能效、能耗、水耗、排放和投资收益等方面进行更严的指标考量,所以相关企业又要对工艺方案进行调整。在满足了这些指标之外,新建项目还要满足新的环评。

此外,由国家能源集团投资建设的神华榆林循环经济煤炭综合利用项目总投资达382.2亿元,年度投资40亿元。由陕煤集团投资建设的陕煤榆神煤炭分质利用制化工新材料示范工程项目总投资219.5亿元,项目每年可转化原煤530万吨,年度投资20亿元。

据了解,这9个项目全部“卡”在环评上,现在都没有拿到环评手续。

在新开工项目中,陕西未来榆林煤间接液化项目总投资达777亿元,建设400万吨/年煤间接液化生产线,年度投资5亿元;榆林中煤煤炭深加工基地项目总投资197亿元,年度投资10亿元。

《中国经营报》:今年新《环保法》开始实施,这也被称作中国史上最严环保法。煤化工企业环评审批困难,是受到新《环保法》的影响吗?

由此来看,2019年,陕西省煤化工呈遍地开花之势。实际上,煤炭资源丰富的地方煤化工项目则较为集中,山西省亦如此。

王为锋:有影响,但不是主要因素。以平凉煤制烯烃项目为例,早在2013年7月就已完成了除环评外的其他所有手续。现在新《环保法》明文规定,环评未审批之前,项目不能未批先建,如果动工,企业相关负责人就要承担法律责任。所以,企业很难保证什么时候能开工、投产。

据记者了解,近期,山西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发布关于印发山西省化工行业2019年行动计划的通知(晋工信化工字〔2019〕82号)指出,以新型煤化工重大项目建设为抓手,以重点企业为依托,积极推进长治-晋城、大同-阳泉现代煤化工产业集群发展。

环评拖得久,我觉得主要是国家对于煤化工产业政策“摇摆不定”。国家觉得煤制烯烃升级示范项目应该承担相关的示范作用,为后来的项目提供数据经验,所以环保标准要求更严格,但是这个环保标准到底是什么,现在又没有一个具体的文件出台。

上述煤化工产业集群中包括煤制油、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等新型煤化工项目。其中,煤制油项目重点推进潞安煤基清洁能源公司180万吨高硫煤清洁利用油化电热一体化示范项目扩产240万吨/年技改项目;煤制烯烃推进同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年产60万吨烯烃项目和焦煤集团飞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新建100万吨/年焦炉煤气制甲醇综合改造项目;煤制乙二醇推进襄矿泓通煤化工有限公司20万吨/年乙二醇项目、阳煤集团平定化工公司2×20万吨/年煤制乙二醇二期工程等。

煤化工项目基本上是“审核制”,审核的前提是需要环保有相应的标准。所以我认为,主要是新型煤化工的环保尺子太“软”,如果是一把“钢性”的尺子,一是一,二是二,达不到相关的要求就不能批准这个项目,企业也不会感到迷茫。

“基于新型煤化工较好的前景,以及国际原油价格的回升,目前煤化工备受资本追捧。”上述业内人士表示,煤炭资源在国内分布不均,主要在陕西、山西、内蒙古、宁夏等省份。因此,谁在这些省份占有了煤炭资源,就意味着占有了未来的煤炭市场。

煤制烯烃仍有利润空间

政策松绑?

《中国经营报》:原油价格也是煤化工产品一个主要的价格标杆。原油价格自2014年下半年开始大幅下跌,如何看待油价跌了一半之后,对煤化工行业产生的影响?

虽然目前煤化工获得手续相对于以前要容易的多,即便是投资百亿元的大型项目,也可以通过分解审批的办法在省一级就能完成备案或者审批,但是目前投资的煤化工项目大多都集中于煤制烯烃、煤制天然气、煤制乙二醇和煤制油等新型煤化工项目。上述业内人士如是表示。

王为锋:新型煤化工涵盖的方向比较广,从主要的工艺上基本上可分为煤制油、煤制气和煤制烯烃,终端产品也不同。去年以来,煤制烯烃的产品如PP(聚丙烯)、PE(聚乙烯)的价格跌了17%,比起油价和气价跌幅小很多。

在国内,煤化工产业曾因为技术环保等原因褒贬不一。在2011年4月份之前,煤化工行业门槛较低,除了国有企业之外,亦有大量的民营企业参与;自2011年4月之后,国家发布了《关于规范煤化工产业有序发展的通知》,使得煤化工产业的准入和审批门槛提高。自此之后,国内的煤化工项目审批几乎处于停滞状态。

尽管油价暴跌,但煤制烯烃企业并不是马上进入“寒冬”,只是利润空间有所减少。此前,油价高导致油制烯烃成本高,长期处于微利状态,直到去年下半年才开始盈利。但现在煤制烯烃的利润仍是几种工艺里最高的,利润也高于其他工艺。现在煤制烯烃比油制烯烃的利润仍高出了1000多元/吨,而2014年这一价格差在4000元/吨。

直到2013年3月份,煤化工闸口放开。彼时,国家发改委密集批复了10个新型煤化工项目包括5个煤制天然气、4个煤烯烃和1个煤制油项目,超过2000亿元的煤化工项目。

我们进行过测算,煤制烯烃的成本线约为国际油价维持在37美元/桶的水平。现在原油价约为60美元/桶,而从趋势看,油价下半年将很难出现去年那样的暴跌。

随后,在2014年7月份,煤化工的“门槛”再次提高,国家能源局下发了《关于规范煤制油、煤制天然气产业科学有序发展通知》,禁止建设年产20亿立方米及以下规模的煤制天然气项目和年产100万吨及以下规模的煤制油项目。

《中国经营报》:提及煤化工,就会和“高污染”“高耗水”联系起来,而且发展煤化工的一大制约就是水。煤化工发展必不可少,但该如何建立一个发展和环境友好的良性关系?

该政策的出台无疑是对小型煤化工项目的一次洗牌。“投入大、回收周期长,这曾经让很多投资者望而却步,但是如果能够配套煤炭资源,即便是再大的投资,也有人铤而走险。”陕西一位国企高管向记者表示,这就催生了一些实力较弱的企业进入市场,这些企业抵御风险能力差,一旦遇到风吹草动,就很容易破产,而这些企业的资金主要是来自银行。无形中加大了金融风险。

王为锋:西部缺水是一个整体概念,但不同地方又有不同。平凉的降雨量和陕西关中相当,并不缺水。我们在2015年5月已经获得了黄河委员会关于水权转换的审批,获得的用水指标比此前当地政府承诺的一半还少。

所以,门槛的再次提高,有利于煤化工这个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此前行业内有一个数据,生产一吨煤制烯烃耗水量为20吨。这个数据是不准确的。平凉项目的可研中水回收利用率为96%,通过中水再利用,可以将耗水量降低到13.5吨。

2015年1月1日,新《环境保护法》的实施无疑给煤化工套上了一道“紧箍咒”。自此,能获得环评手续的煤化工项目几乎是凤毛麟角。直到2016年,煤化工才有“开闸”的迹象,当年内蒙古伊泰煤制油有限责任公司200万吨/年煤炭间接液化示范项目是少数获得环评手续的大型煤化工项目。

要提高水资源利用率,而且要实现废水的零排放技术,平凉251亿元的投资项目,环保装置上的投资会占到12%,将近30亿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放行的煤化工项目均为新型煤化工项目,传统煤化工项目则被拒之门外,且这一政策一直延续至今。

现在的问题是,煤化工升级示范项目要求高的技术指标,也要求高的环保标准,巨额的投资和风险都要由企业承担,这也是近两年包括央企在内的多家企业退出煤化工领域的原因。所以,我也呼吁新型煤化工的产业政策能够尽快出台。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12月国务院发布的《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规定,除煤制气、煤制油项目依然需要国务院审批外,煤制烯烃、煤制甲醇审批权下放至省内,煤制乙二醇项目只需要报备。

然而,该利好政策并没有立刻反应到煤化工行业。其原因在于,2016年,国际原油价格一路下跌,彼时,国际原油价格一度跌破30美元/桶,低至28美元/桶。该行情也使得煤化工行业“哀嚎遍野”,煤化工企业纷纷亏损出逃,有央企甚至以“1元”甩卖煤化工资产。

不过,随着国际原油价格不断回升,当年政策利好逐渐凸显。“煤化工审批由国家层面下放到省级层面,这使得多数煤化工能够得以通过,因为地方有GDP的需要,煤化工投资动辄上百亿元,对地方经济带动很大。”上述国企高管人士认为,煤化工项目审批层级越高就会越严格,对整个行业发展也就越好;反之,则会有很多不利的影响,比如投资浪费、污染等。因此,煤化工审批需谨慎。

环境压力不容忽视

高耗水、高污染,这些曾经都使得煤化工备受诟病。据了解,煤化工生产中转化1吨煤用于煤制油或煤制烯烃,需用水约10吨至15吨。真正上规模的煤化工企业,每小时的用水量约为2000吨至3000吨。

在煤化工火热重启的同时,业内对于煤化工的经济性和环保风险依然存在争议。

在2019年5月6日,中央第二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山西省反馈“回头看”及专项督查情况时,就直指山西大气环境问题突出。其中,焦化、球团、碳素等重污染行业环保设施水平不高,污染严重。

因此,大量煤化工的开工,势必会给地方环境造成压力。“作为煤化工企业,环保压力是不容忽视的,尤其是每年秋冬季节,一旦出现长时间的雾霾天气,或者空气质量不达标,煤化工企业首当其冲被督查。”有煤化工企业人士向记者表示,基于环保压力,在秋冬季节,很少有企业能够满负荷生产。

“在环保方面,除了大气污染之外,耗水问题也是一个顽疾,因此煤化工投资一定要谨慎。”上述煤化工企业人士亦称,虽然本次重启的项目为新型煤化工项目,但实际的耗能、耗水等指标有多大的改善还不得而知。

事实上,煤化工不仅仅接受环保考验,也需要考量其经济性。记者梳理近年来获批的煤化工项目发现,并非所有“路条”的项目都能够顺利推进,有的项目不仅建设缓慢,严重超过投产预期,甚至有的项目还未正式建设就已经“无疾而终”。

例如,2013年,曾获得国家发改委“路条”的甘肃华鸿汇金公司在平凉投资60万吨煤制烯烃项目就是当年获得国家发改委“路条”的煤化工项目之一。然而遗憾的是,记者曾经多次前往平凉实地探访该项目的进展情况,但截至目前该项目并未开工建设,所占用的土地已经撂荒数年,而背后实际控制人也因为资金链断裂而陷入债务纠纷。

因此,即便政策松动,作为重投资额的煤化工项目投资仍需谨慎。

本文由外围足球投注平台发布于关于企业,转载请注明出处:9大煤制芳香烃示范项目为什么集体难产,地方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